影帝今天也卡黑了

西西特

> 影帝今天也卡黑了 > 影帝今天也卡黑了目录

第 4 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历史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章向唯求霍大佬给他讲了戏,自个蹲小角落啃了啃,导演就喊开拍了。

群戏比章向唯想象的还要复杂,看电视不觉得有什么,参与了才发现有多少困难要克服。

光是一场打斗就拍了十几二十遍。

几秒的镜头,除去主演的台词情感要到位,还要保证每个群演的走位,动作,表情都要准确,不能出一点错,否则就得重来。

章向唯对所有剧组人员多了一份敬佩。

尤其是霍谌。

电视是演员为了剧情把自己奉献出去,电影是演员把自己交给导演。

不一样。

霍谌一个常年混电影圈的,第一次进电视剧圈,表现的游刃有余,那都是丰富的经验撑起来的。

真厉害,章向唯想,我要多跟他学习。

.

章向唯趁着不拍自己的功夫,带着一身血污去休息,浑身都疼。

陈香香拿了个医药箱,让他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

见他不动,陈香香以为小孩累了,有小脾气了,她耐心的哄着:“弟弟,等你签了公司,你就可以让公司给你找个贴身助理。”

如果能成功跟霍谌捆绑下去,不愁没热度,说不定还能通过这部戏的CP炒作提纯,那将会是前途明亮,高开高走,要几个助理都没问题。

前提是霍谌团队不要像对待之前那些蹭热度的一样,丝毫情面不给的直接出来打假,强势残忍的打压绯闻背后的得利艺人,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陈香香站在一个工作助理的角度盘算着,觉得那个可能性比中彩票还渺茫。

接下来看看霍谌团队的态度再说。

“我有香香姐就够了。”

少年满是单纯真诚的话声打断了陈香香的思绪,她愣了一秒,心里感动,嘴上调侃:“可是你香香姐就一个人,一双手,忙不过来的呢。”

“况且男女有别,找个男孩子,除了能给你上药捏肩捶背,还能给你穿衣穿鞋喂饭喂水,贴身伺候。”

章向唯:“……”

那都是什么跟什么,我有手有脚,又没残废。

陈香香拎在手上的大灰包里传出震动,是章向唯的手机响了,她捞了给他:“接完电话把药上一下,我去找人来给你补妆。”

末了边走边吐槽:“新人不是人,妆花成什么样了都没人管。”

期间还夹杂着一声粗口。

.

章向唯接起电话:“妈妈。”

章母在那头问:“小唯,拍戏拍的怎么样?”

章向唯把手机夹在耳边,腾出手打开药箱:“挺好的。”

章母担心的说:“古装剧要吊着飞来飞去,看着好危险,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章向唯拿了个喷雾,在膝盖的一大块伤口上面喷喷,刺疼刺疼的,他蹙了下眉心, “剧组人员都很照顾我。”

章母还是不放心:“要不要妈妈去陪你?”

章向唯没有同意:“不要了吧,我都十九了,大小伙一个,也不是几岁的小朋友。”

章母有一点怅然,儿子长大了,独立了:“好吧,那你要保护好自己。”

顿了顿,她欲言又止:“小唯,你在剧组看新闻的吗?”

章向唯手上的动作一停,知道妈妈要问的什么,他用轻快的语气说:“等戏的时候无聊了会看,回宾馆也会刷刷手机。”

“那你看了新闻,你……”章母轻微哽咽。

章向唯连忙安慰:“妈妈,你想想啊,我一出道就有这么好的资源,几家眼红,就有几家下场黑我,换个角度想,其实我比很多很多人都要幸运。”

“在演艺圈,默默无闻才能安然无恙,妈妈你看那些很红的明星,几乎都经历过我现在的情况,我多好,才上大二,人生的第一部戏就经历了别人奋斗多年才有可能经历的这些,有的一辈子都经历不了,都是历练呢。”

他笑着说:“况且我从小到大,不论是跳舞,学习,还是表演都是第一,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没早恋没欺负过小姑娘,甚至都没骂过人,想黑我只能编,那种料站不稳的,很容易击破,等我稳了就没事了,我是演员嘛,有作品在手就好。”

章母听完儿子说的,觉得是那么回事,她叹口气:“那个大明星有没有架子?好不好说话?会不会给你脸色?”

“妈妈你说霍老师啊?”

章向唯的眼前浮现出男人皱着眉,唇线绷紧,冷漠严肃,气场强到实质化的样子,他咽了咽唾沫:“霍老师人很好的,他拍戏超认真,我能跟他搭戏,多少人求都求不来。”

安慰完妈妈,章向唯有种用脑过度的虚脱感,自己哪有那么想得开。

一夜爆红连着腥风血雨,必然的。

没作品,才刚起步就站那么高,距离站稳还早着呢,一个不慎就被后面或者旁边不知道谁的脚给踹趴下了。

章向唯唉声叹气,他跟霍谌哪来的CP感?

二十四超话也不知道是谁建的?好想打一顿。

还有某站剪的那些小视频,从古到今,爱恨情仇什么的,很羞耻。

章向唯继续处理胳膊腿上的碰伤,他是霍谌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同性CP,确切来说是第一个敢卖腐卖到霍谌头上的。

都上热搜了,霍谌的粉丝们气的要死,团队不会不知道。

但是霍谌在剧组没有看恶心的东西一样看他,还给他讲戏,指导他如何更好的进入角色,更是给他椰子汁喝,让他在房车里躲避私生的伤害。

真是好人,可敬的前辈,长辈。

.

片刻后,章向唯站在混乱的战况里,焦急的看着屋顶刀光剑影的几个人,见其中身形最宽阔的影帝前辈被另外三人攻得后退两步,他瞪大眼,呼吸急促着,身子哆嗦不止的嘶喊:“师兄——”

少年的眼眶泛红充血,瞳孔紧缩,脖子青筋蹦起,惊恐万分,声嘶力竭。

霍谌从屋顶俯视过去,气息一滞,手里的剑差点没拿稳。

“卡”

王导拿着喇叭喊:“霍老师,聊两句。”

“小章,你也来一下。”

章向唯咳嗽几声,刚才那一声喊出去,嗓子劈了。

在这之前他已经喊了十来遍了,那个镜头因为各种原因一直过不了,大家都有一些疲。

陈香香跑过来送水。

章向唯喝了几口缓缓,眼睛看着站在王导身旁,被造型师跟化妆师,还有助理们包围起来的男人。

似是有所察觉,男人掀起眼帘,视线穿过嘈杂的片场,准确扫了过来。

章向唯冷不防撞上那道漆黑如墨的目光,愣了下,咧嘴笑笑。

男人盯着他,立体分明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然而一双桃花眼里却像是有无限深情,温柔而缠绵。

被那样注视着,仿佛自己是他的心上人,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珍宝。

章向唯慌忙收回视线,不敢再看,心脏怦怦跳,手脚发软,中了毒一样。

这个男人的粉丝们针对女演员家的CP炒作,最常用的控评怼法就是:想多了,别脑补,请自爱,我们哥哥看一坨便便都很深情。

果然没错。

桃花眼太要命了。

章向唯暗暗告诫自己,以后除了拍戏,其他时候还是别对视了,吓人。

陈香香没捕捉到这个小插曲,她在回味才结束的那个镜头:“小唯,你喊的我都入戏了。”

章向唯眼睛微睁:“真的啊?”

其实他觉得那场戏有点基,当初看剧本看到那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还特地做了记号。

就怕自己情感上的那个度没把握好,把师兄弟情演成了爱情。

“当然,那还有假,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陈香香伸出胳膊给他看看,“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共情能力,演员磨练不来的,这是天赋。”

被夸了,章向唯不好意思的笑笑。

.

章向唯到了王导那,乖乖叫人,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的挨个喊了一遍。

老师留到最后,最怕。

“霍老师。”章向唯抱着剧本,垂头毕恭毕敬的喊。

霍谌发出一个淡淡的音节:“嗯。”

跟开机那天一模一样。

章向唯气馁的想,哎,怎么时热时冷。

“小章,我跟你说,你的情感很饱满,没有什么问题。”

王导摸了把油嗒嗒的头发:“不过,感觉不对,不是我要的那个感觉。”

章向唯两眼发黑,导演说的最恐怖的话就是这个,不说哪里不行,就说感觉不对。

感觉是什么?是魔鬼。

章向唯一个头两个大:“王导,是要改吗?”

“要改。”王导思索着说,“这样,你直接冲过去。”

章向唯:“……”

这么改,这场戏更基了。

王导说:“然后霍老师,也就是你师兄因为要护着你,拳脚施展不开,被人发现破绽,几个刺客开始借着攻击你来让他乱,他替你挡了一剑。”

章向唯:“……”

基爆了。

.

章向唯看看严肃讨论剧本的王导跟霍谌,觉得自己思想不健康,什么基不基的,这是师兄弟情,师兄弟!

霍谌的女一还没进组,他的女二也没。

等那两个姑娘来了,一定就能稀释这部戏的基味……吧。

章向唯提出自己的想法:“王导,这么改的话,会不会显得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很傻很天真很蠢?”

王导说:“蠢就对了。”

章向唯:“……”

他隐约听见了一声低笑,猛地扭头去看男人。

霍谌偏了偏头,俯视过来,嗯?

章向唯看了眼他冷硬的唇角,挠挠鼻尖,原来是错觉。

“这样一来,人物的前后反差会很更大,”王导又说,“加了这个铺垫,你后期修炼魔功成了反派,做了魔头,杀人不眨眼,在刺杀你师兄时的挣扎,到最后的顿悟,回头是岸也更合理。”

“小章,你不要有负担,能被观众记住,并且去争议的角色,那都是好角色,反面不好演,演好了照样会被认可。”

章向唯翻翻涂的花花绿绿的剧本,说的是呢。

希望开播以后,观众们看在我还是个孩子的份上,喷的稍微随和点,别在路上看到我,给我丢鸡蛋。

.

章向唯瞥瞥全程一言不发的男人,身为一个今年有极大可能要完成大满贯的影帝,那么大的排场,就这么没脾气?

您倒是说点话啊,剧情说改就改,毫无怨言?

霍谌求之不得,他正在为今天跟这孩子没肢体接触烦呢,现在的临时更改等于雪中送炭,一下就让他活了过来。

章向唯不自觉朝着男人走近点:“霍老师,那个……”

走开了的王导回头喊:“小章啊,那声你可以不用全喊出来,可以保留点,反正现场收不了音,后期要配。”

章向唯苦恼的说:“不全喊出来,我会进入不了角色。”

王导要听的就是这话:“那就辛苦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章向唯谦虚的弯腰低头应声,完了抬了抬腰,小声说,“霍老师,这个戏,我能自己配音吗?”

霍谌的眼皮底下,小孩拽戏服领子扇风,漂亮的锁骨若隐若现,他的舌尖掠过唇角:“能不能要看你自己的台词水平。”

“我有学台词,成绩还行,实践的话,”

章向唯说:“就我有一个哥们是摄影系的,他很喜欢玩,让我给他配过不少音,好不好的我也不知道,他说我的声音可塑性还行……”

霍谌眼里的欲念被阴暗取代,是那个黄毛。

这两年霍谌一有私人行程,都会去A市,开车在戏剧学院转悠,想看看能不能碰到这孩子,见过他跟黄毛勾肩搭背,有好几次。

霍谌身上的气息变了,冷的让人心惊胆战。

章向唯的话声戛然而止,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灰溜溜的走了。

霍谌喊助理给他烟。

助理的动作被安利制止,他压低声音说:“老霍,你忍着点,别把人吓着。”

霍谌冷笑:“我忍的还不够?”

安利眼角抽筋:“你冲我发什么火,有种你冲他发去。”

霍谌不咸不淡:“他乖,我为什么要对他发火。”

安利:“……”

那你他妈的在这吃什么醋?还不是因为他跟那男孩子走的太近,连对方打他屁股的主意都不知道。

安利打趣老友:“你比你家小乖宝大十几岁不说,还是狗仔们的衣食父母,干什么都要掂量顾虑,不像那男孩,年轻有活力,关键还自由,老霍,你有危机感,你怕自己成为孤家寡人。”

霍谌丝毫不顾是在片场,一脚踹过去:“就你有嘴。”

.

已经过了开饭时间,大家都饿的眼冒金星。

王导希望一次就过,让霍谌带带小孩。

章向唯也不想NG,他担心自己飞过去的时候,飞过了,或者飞偏了把自己磕伤,更不想撞到霍谌,太危险,也得罪不起。

开拍的时候,章向唯又是情绪到位的一声惊叫,吊着威亚飞到搭建的屋顶上面,万幸的稳稳落在霍谌面前,他用泛着腥甜的破锣嗓子喊:“师兄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霍谌被他抓着衣袖,皱眉低喝:“你上来作甚,下去。”

“我……”

一道寒光在章向唯的瞳孔里闪过,他惊惧的尖叫了一声:“师兄小心!”

少年的嗓音还嫩着,这一声不像之前那声隔了些距离,就在耳边,刺激的霍谌肺腑疼。

嗓子肯定受伤了。

怎么只知道把自己全部释放出来,不知道收一点?

由不得霍谌分神,几个饰演刺客的武演已经拿剑攻向他。

章向唯听着刀剑交错声,在霍谌投过来的眼神的带领下完全沉浸在了戏里,很好的当了一个天真单纯的傻缺,添了一把乱,让自己师兄受了伤。

霍谌一剑割破最后一个刺客的喉咙,粗喘着看向小孩,用的是师兄看师弟的神态,有沉重的疲惫,没有指责,也没有怒火。

“小师弟……”

话音未落,小孩就苍白着一张脸,呆呆看着他血流不止的伤口,嗫嚅着嘴唇,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大颗大颗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霍谌一顿,眸色深了深,拿着剑的五指不易察觉的收紧。

.

按照剧本,这时候就可以了。

王导却没喊“卡”,底下打斗的群演们收了动作,机位也挪开了,屋顶上的还在继续。

打光扳跟机位都没撤。

章向唯心里急得要死,后面要怎么演?他该说点什么?没词了,要想新的,想什么好呢,说了霍大佬接不接?不接的话他要怎么办?

就在他慌得脑子里一白的时候,听见一声无奈的叹息:“小师弟,别哭了。”

王导从监视器前站了起来。

片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霍老师的戏,小新人是接不住的,他们做好了上午拍不完的准备。

然而少年却接住了,他泪眼婆娑的对着自己的师兄伸出手,想碰又不敢碰,指尖颤抖着:“都是因为我。”

“我什么都做不好,只会添麻烦,师兄我错了,我应该听你的话,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乖……”

王导坐了回去。

章向唯呜咽着说出临时想的词,哭到身体抽搐。

一个机位拉近,特写他自责,难受,担忧,害怕,恐慌不安的痛哭模样。

霍谌把剑收回剑鞘里,按着伤口,以兄长的姿态把小孩揽进怀里,拍拍他颤动不止的后背,嘶哑着开口:“好了,小师弟,师兄没事。”

在另一个机位推过来前,若有似无的蹭了下他因为悲痛大哭而发红的耳朵,染血的唇微动,低不可闻的说:“宝宝不哭。”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影帝今天也卡黑了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