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

西西特

> 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 > 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目录

卷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历史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后半夜,江余窝在沙发里,湿乎乎的眼帘半垂,黏热的身体滚烫,他撑着额角,干破的唇抿起,五指弯曲着将汗湿的头发捋到后面,露出笼罩锋芒的眉眼,如同黑暗中觅食的野狼。

整栋楼寂静无声,一点细小的动静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大厅玻璃碎裂的声音炸开,二楼有微微光亮,从楼梯下来的脚步声渐渐清晰。

男人衣着整齐,并没有睡,他看着蹲在地上的少年,周围光线暗,只能寻到一个轮廓。

“你在干什么?”

黑暗中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是一个干哑的音节,“渴。”

徐奕名蹙眉,当他嗅到空气里一丝血腥味,脸色瞬间一变,转身去开灯。

棕色毯子一角从沙发垂下来,坐在地上的少年几乎赤.裸,黑色的湿发凌乱的贴着脖颈,脚底下有血液流淌到木地板上,他无力的歪着头,一只手的食指指尖正在滴血。

而那双漆黑的眼睛却盯着他,那是一种与体现的虚弱是两个极端的凶狠,强硬。

妖异,迷乱,罪恶,邪气。

这是徐奕名感受到的,有那么一秒,或者两秒,他的身体里禁锢的某样东西嘶吼着冲了出来。

“起来。”徐奕名居高临下的俯视,漠然的态度不近人情,遮掩了他突然生起的变化。

“徐奕名……”江余看着他,喉咙颤动,“我很痛。”

第一次听见少年对他直呼名字,而不是虚假的徐老师,徐奕名目光微微一沉,过去将他抱起来。

“穆少卿,你弄脏的地板和毯子明天记得清洗干净。”

江余太阳穴一抽,装作没听见。

“别把汗和血蹭我衣服上。”上楼的男人还在说话,或许是想借此在分散他第一次抱人的心情。

他最后一个字刚落下,脖子就被一只胳膊勾住。

江余本来还强撑着,后来倦意上头,他合上沉重的眼皮,在萦绕的笔墨气息里沉沉睡去。

二楼转左是徐奕名的卧室,很大很空,只有一张足以让五六个成年人并肩躺下自由活动的大床,对面离很远的墙壁是一排衣柜,再无别的东西。

把少年放床上的动作停在半空,徐奕名看看他脚上的血,嫌弃的抱进浴室,腾出手用大毛巾擦掉,生疏的事做起来很不顺。

以至于在擦少年胸口一点血迹的时候失了力道,擦的通红。

那颜色再艳一点会更美,当徐奕名意识到自己所想的时候他的呼吸乱了一下,极快的平稳。

徐奕名的视线从怀中少年无一丝衣物的身上扫视,并没有停留,或许是职业影响,他很平静,只是没有忍住的去触碰了一下少年紧闭的眼睛。

指腹下的地方才是让他几次破例,一再做出不合常理举动的原因。

凌晨三点半,深浓的夜色已经被黎明稀释。

徐奕名收拾完药箱,握住少年的脚放进被子里,他起身立在床边,一手揉着酸疼的额角。

“这张床没有被外人睡过。”他的口气不太好,莫名其妙带回家,莫名其妙抱上床,一定是某条神经错乱,才引起的失常。

徐奕名离开卧室,反手关上门去工作室。

他闭上眼,脑中出现少年坐在地上的一幕,棕色毯子,黑色沙发,红艳的血,漆黑野性的眼睛。

徐奕名拿起炭笔,胸腔迸发的东西以山河破碎,毁天灭地之势窜入血液,集中在右手,催促着他将那个与众不同的灵魂在笔下鲜活。

江余是被饿醒的,睁开眼的一霎那,以为是自己的房间,他回来了。

一样的空,只不过他的房间是黑色。

“000,任务进度完成多少了?”

“叮,好感度-1。”

“……”

江余面色阴沉,他还是低估了卷一的难度。

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徐奕名那个人对谁都有敌意,厌恶,总是用自己的标准和观点去衡量要求别人满足自我意识。

那是不可能达到的,所以他只会继续厌恶挑剔身边的人和事。

江余掀开被子起来,脚踩到地面,用力的时候有轻微的痛意,他低头看了眼脚上的包扎,眼底划过一丝精光。

他垂下眼角,唇边噙着笑,上钩了。

江余打开衣橱,眼睛一扫,从衣架上拿下来一件蓝色衬衫,按照身高,没有穿裤子的需要。

二楼只有几间房,墙上挂着单色画框,色与欲的边缘。

江余停在一张画前,他挑起眉毛,欣赏徐奕名的画需要资格,能读懂画里的世界需要字面上的感悟。

他只是个手段不太干净的商人,一身铜臭,不懂文人墨客的儒雅清高。

不过,作为一个行外人,他还是能看出这些画多以黑暗为主,是以自我精神支配下的跳跃和扭动,狰狞的发泄自己压抑的一面,大面积的灰调子,细看能发现那些灰里面竟然藏着丰富的颜色,让人罔入梦中。

江余内心为那个男人的才气天赋惊叹。

“叮,恭喜江先生开启‘带你高.潮带你飞’技能,冷却时间无,倒计时三分钟。”

江余额头青筋暴跳,呼吸一下子就乱了,衬衫下空荡荡的,那托肉还是软趴趴的,怎么带他飞?

“叮,江先生不用担心,000会帮您,让您飞的高。”

怎么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江余突然打了个寒栗,绷着脸看看关闭的门。

他在心里问完,就摸到手中突然出现的冰冷金属。

所有的认知都从他的遭遇发生改变,不断刷新。

钥匙插.入锁孔,轻轻转动,他从000那里得知里面的男人在画画的时候是一种入魔的状态,与世界隔绝。

门打开一条缝,一股颜料和炭墨的气味扑来,江余眯起眼睛,下一刻瞳孔紧缩,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侧对着他的男人全身赤.裸,雄性特征处在亢奋状态,惊人的尺寸,是一种毫无保留的□□,挥笔间肌肉轮廓的展现是力与美的诠释。

江余推开门走了进去,他看清了画布上的人。

※※※※※※※※※※※※※※※※※※※※

腐到烂了的小蘑菇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9-29 13:13:25

夕日_他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30 23:07:36

柠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1 13:36:06

节操已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1 14:15:13

节操已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1 14:16:42 ?

柠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2 12:02:31 ?

照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2 13:42:15 ?

照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2 13:42:48 ?

嘤嘤嘤,感谢楼上土豪姑娘们的厚爱,膝盖请收好!

徐奕名的怪癖是我个人瞎掰的,没有任何黑艺术家的意思,如果造成什么误会,我在此道歉。

么有存稿的日子如同走大街上么穿裤衩,好没安全感,蠢作者好像一直不穿裤衩,简直透心凉⊙▽⊙

⊙▽⊙奏了奏了~啦啦啦~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