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

西西特

> 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 > 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目录

一百零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历史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腥风黏着广阔无垠的海岸, 层层大浪拍打礁石,卷着沙土往海里跑,溅起大大小小的泡沫。

几只水鸟掠过海面,细长尖锐的嘴巴欲要下扎水里, 却在看见岸边的不明物种时惊的四散而逃。

“妈的,怎么这么冷?”江余抹了把脸,从空间纽里拿出外套套在衬衫外面。

没有丝毫入冬的迹象, 阳光明媚,天蓝云白,花红草绿,却透着一股渗到骨子里的冷意。

江余冷着脸阴恻恻的盯着面前的海洋, 所有感觉都在提醒他不对劲, 这颗星球恐怕不是处在进化中。

但是具体问题又说不上来。

哗啦一声,一条半个手臂长的红斑鱼蹦到岸上,两侧的鱼鳞撑着往前蹭, 动作流畅, 似乎是在觅食,等它打算蹭到老地方时才发现了危机。

江余蹲下来拎起那条红斑鱼,打量了一会, 不确定的问,“邵则?”

红斑鱼拼命甩着尾巴, 它要回去通知自己的族群, 这里来了个比虫还要可怕的东西, 太可怕了。

“原来就是鱼。”江余盯着奇怪的鱼种, 自言自语,“个头挺大,也不知道能不能烤了吃。”

红斑鱼本能的感觉生命受到危险,它挣扎的更厉害了,鱼鳞不停摆动。

“做鱼就好好呆水里,跑岸上干什么?”江余突然觉得没意思,他把鱼往水里一丢,一无所获,还沾了一手腥气。

他还以为这颗星球目前只有无脊椎生物。

江余把帽子拉上来,转身背朝大海,漫无目的的选了一个方向走。

大概是有些寂寞,江余唤出本源兽狮子,只要见了活物,他都会停下来问一句,“邵则?”

嗓子都发干了也没个回应,倒是抓了几只不知名的虫子吃了。

“你说他是不是被困在哪了?”江余骑在狮子身上,嘴里叼·着根烟,燃起的烟雾还没成形,就被风吹散开。

狮子甩甩尾巴,一脸迷茫。

“难不成他变成了一只蜗牛?”江余拧了拧眉头,以他对邵则的了解,如果不是被什么事影响,早跑到他面前了。

狮子依旧一脸迷茫,蜗牛这种弱小他通常低头都找不到。

江余打开星域网,一点信号都没有,他趴在狮子背上,歪着头,突然有一个不属于他的画面侵·入他的脑海。

江余瞳孔微缩,明白000留给他的是什么了。

读魂,搜索记忆。

江余立刻搜了搜自己的本源兽,结果发现它除了吃喝拉撒睡,竟然想跟徐奕名那几个人的本源兽做不和谐的事,他嘴角抽搐,“你胃口真大。”

狮子抬起爪子挠挠毛,把脸埋在爪子里蹭蹭,看起来似乎有点害羞。

“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江余冷笑,嘴皮子扯了扯,“你会被它们吃的一点渣都不剩。”

狮子喷鼻,通过精神触碰感受到主人的负面情绪,它打了个抖,那几个家伙是自己送上来想跟它交·配的,又不是它紧·咬着不放。

江余大力拍拍自己这只边得意边发·情的本源兽,揪住他短圆的耳朵,“把你腿·间那根柱子收回去。”

狮子委屈的叫了两声,抖抖一身长密的浅黄棕色毛,夹着尾巴缩了缩自己的小伙伴。

江余看了眼在草丛快速爬走的一群黑虫,壳把两边的草拨的乱七八糟。

这里不对劲的不止气温,还有动物,有的能比一座大山还高,狮子的体形根本没有可比性,庆幸的是它们并不都凶猛残暴,大部分是食草类。

日出日落,黑夜白昼不停交换,分不清过了几个月还是一年两年,草原上一人一狮子都灰头土脸。

江余扒拉了几下额前黏着灰土的发丝,眉宇间的阴影下,换做平时能带出几分野性,这会活脱脱一个野人。

地面发出震动,江余第一时间就以为是地震或者山崩了,他回头一看,顿时吸了口气。

“快跑!”

于是四周的动物们都目睹一头毛色非常怪异的狮子在前面狂奔,背上的不明物种时不时朝后面丢过去一个东西,砰的炸开黑色的烟雾,山高的虫子在后面爬动,坚硬的厚壳左右摆动,几十根巨大的脚在地上留下极深的沟壑。

江余面色凝重,这段时间,他搜了遇到的所有动物的记忆,最开始全都是一些关于交·配,战斗,觅食的片段,后来他察觉到了一丝异变。

原本各有彼此食物链的动物们都开始焦躁,不再对他畏惧躲避,开始主动攻·击他。

如同被逼到死路的亡命之徒,动物的本性让它们知道没有希望了,所以都陷入癫狂状态。

这场追逐一直持续到天黑才停止,狮子精疲力尽,江余精神力消耗巨大。

之后江余的日子就变成不停杀戮,躲藏,等他绷着的神经稍有松懈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花草渐渐枯萎,腐烂,四处可见动物的尸体。

海洋一点浪都没有,静悄悄的,连风都停了。

在太阳的照射下,天气越来越冷,低到几乎能冻结四肢,连流动的血液都开始变的缓慢。

这些不符合大自然规律的变化越来越清晰,带着谁也阻挡不了的趋势。

江余心里的猜测被证实,这颗星球正在一步步走向灭亡。

或者说从他一进来就已经停止进化。

那000要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见证一颗星球是怎么慢慢衰败的?

江余蹲在地上,手里的小刀在虫子尸体上快速划拉,他盯着翻滚出的血肉,又愤怒的把小刀扔了,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操!”

整个世界都没有生气,只有自己一人独活,那种感觉让江余恶心。

食不知味的往嘴里塞满虫肉,江余抬头眯起眼睛望着依旧清澈的天空,目光阴沉,仿佛是在看某个摇晃着酒杯在悠哉看戏的男人。

江余胃里翻腾,他铁青着脸吐掉一截还带着血丝的小骨头,邵则,你他妈到底跑哪儿去了?

你再不给点提示,我会和这颗星球一起埋葬。

江余的胸口忽然有点痒,他把手伸进去摸摸,突然想到什么,脸色变了变,把衣服扯开,什么也没有。

寒冷扑在暴露在外的皮-肤上面,迅速起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小颗粒,江余的手指在跳·动的心脏位置摩·挲。

记忆里的那个图纹并没有神奇的从血肉里生长出来。

走过来的狮子甩了甩湿答答的毛,叼着一头已死的河马扔地上,它横躺在江余脚边,呼哧呼哧喘气。

本源兽是从能力者的精神里凝聚出来的,江余的精神非常不稳,随时都会暴走,导致狮子也生病了。

江余去狮子的精神领域走了一圈,帮它做了简单梳理,没再把它召唤出来,虽然寂寞,但也省了点精神力。

一天天过去,江余全靠几辈子的记忆来打发时间,甚至莫名其妙的分析出了那几个精神病的病状。

直到有天他在海滩边捡到一块玉,认出是他当年在庙里求的,又被邵则从垃圾篓捡了挂脖子上。

把玉上面的水擦干净,江余拿到眼前凝视了许久,没有出现电视或者小说里的那些字。

难道邵则在海里?江余来回走动,手里的石头子一颗颗丢进去,他还是打消了想去探探的念头,这片海域看不到边,进去后应该会成为肥料。

江余没走,裹着多薇以前给他买的羽绒服在附近住了下来,每天做的一件事就是留意路过的动物。

“联邦乱了,帝国乱了,整个星域都一片混乱。”000的声音还是跟从前一样,来的突兀。

“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心思去悲悯谁?”江余胡子拉碴的脸上生出讥讽和冰冷。

“你知道已经过去多久了吗?”000好像听不出他的憎恶嘲弄。

“半年?”江余擦着刀口的动作一滞,随口说出一个数字。

“四年。”

江余眼皮猛地跳了跳,对于投入军·事,钻研科技的能力者来说四年不算什么,但是如果拼命抓着一分一秒,四年就显得太漫长了。

“放心,他们都没死。”000依旧不急不慢,“江先生是个聪明人,应该也已经知道以现在的情况,时间不多了。”

“滚吧。”

就在快要被绝望和寒冷吞噬时,江余终于在一只垂死虫子的记忆里搜到他想要的东西。

他站在崖壁口,迎着刺骨的寒冷,因为恐高,脸上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眼眶充斥着血丝,整个身子都在打哆嗦。

江余咬牙,飞出去的金属丝在岩石上发出,钻·进细小的孔·洞,他把另一端攥在手里用力拉了拉,环在腰上,屏住呼吸绷·紧每一块--肌--肉往下爬。

抠·住凹凸的尖·头,江余把金属丝收回来再找一个点抓牢,一次次反复这个动作,等他停在悬崖半空,已经被汗水湿透,两个手掌心也全都血迹模糊。

不上不下,跟个树枝一样挂在上面,江余不敢往下看,他眨了眨眼睛,一滴汗珠从脸颊滑落,同踩飞的小石头一起,寂静无声。

咒骂了几句,江余抿紧发白的嘴唇,扭曲着脸继续向下爬,他的胸口忽然一阵钻心的痛,下意识要去抓。

却在触·碰的前一刻脚下一滑,掉了下去。

※※※※※※※※※※※※※※※※※※※※

家里楼上装修,那美妙……

【建议脑洞大的小伙伴等我把文的状态改成完结后再看,这样阔以避免在自己的脑洞里粗不来~

【还有哇,我失策了,一章完结不了,大概还有几章,目前全文39万,我会撑到40万字以后~

【有二更~

————————————谢谢小伙伴们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不照扔了一个地雷

Sama扔了一个地雷

Sama扔了一个火箭炮

杨尚昆扔了一个手榴弹

千沐墨扔了一个地雷

无边落木扔了一个地雷

溪里见鱼扔了一个地雷

纸瑰扔了一个火箭炮

西西西西西瓜呀扔了一个地雷

千沐墨扔了一个地雷

千沐墨扔了一个地雷

千沐墨扔了一个地雷

蔬菜嫌疑犯扔了一个地雷

千沐墨扔了一个地雷

夏与未来剪影扔了一个地雷

13扔了一个手榴弹

石过镜迁扔了一个手榴弹

十方blhq扔了一个手榴弹

临窗扔了一个地雷

心安扔了一个手榴弹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添加书签